• 罗伦斐
 
Laurent Ferrier罗伦斐

罗伦斐

Laurent Ferrier

  9月22日至25日,首届中国国际钟表展(China International Watch Exhibition,简称CIWE)在北京国贸展览中心举办。30家钟表品牌受邀参展,其中涵盖诸多瑞士顶级主流品牌,并有8位独立制表大师的作品首次到访中国。  汇聚独立制表品牌  每一个成熟的钟表市场必然有自己风格,比如每年瑞士的BASELWORLD(巴塞尔表展)和SIHH(日内瓦表展)两大表展,就让全世界的钟表迷趋之若鹜。BASELWORLD是钟表珠宝工业最重要的聚集地,现在的BASELWORLD已经发展成为世界钟表和珠宝领域最大规模的展会,被视为全球钟表市场的风向标。相比之下,SIHH虽不及BASELWORLD的喧嚣,却更为精致。  钟表市场越来越成熟的中国,举办一场表展似乎也成为某种必然。初入CIWE展馆,乳白色的展示空间乃至每个品牌展厅的格局都让人感受到SIHH的影子。而当同样亮相日内瓦表展的高端独立制表品牌GREUBEL FORSEY(高珀富斯)出现在CIWE时,这种“缩小版SIHH”的感觉变得尤为强烈。Laurent Ferrier   类似GREUBEL FORSEY,本届钟表展上独立制表品牌参展的比例很大。包括Laurent Ferrier、MB&F、MAITRES du TEMPS在内的多家独立制表翘楚都列席其中。“开展第一天,第一位参观者就直奔MB&F,预订了一块造型独特的腕表。”CIWE组委会秘书长王寂对《第一财经日报》说。  此次表展上,Peter Speake Marin、Maximilian、Laurent Ferrier、Robert Greubel、Stephen Forsey、Christophe Claret、Roger Dubuis和Daniel Roth这八位独立制表大师作品首次在中国呈现。“虽说他们天马行空的创作很少出现在中国,但他们的钟表艺术作品却深深影响着中国钟表迷,也影响着世界钟表的收藏格局。”王寂说。  对藏家而言,这无疑是一个接触独立制表大师的机会。比如劳伦特·法瑞尔,这位曾在百达翡丽工作37年之久的制表师,带着自己创办的品牌Laurent Ferrier现身中国,就足以成为业界话题。此次用于展示的Galet Secret腕表采用品牌引以为傲的双游丝陀飞轮,而隐蔽式的珐琅表盘设计更让人看到独立制表的风格。  这些独立制表品牌最为看重的,无非是各具特色的技术基因。这一点也得到了MAITRES du TEMPS的CEO史蒂芬·霍兹曼(Steven Holtzman)的认同,“MAITRES du TEMPS的最大特点是位于表盘上下区域的两个卷轴显示窗。”据他介绍,今年推出的新品Chapter 3一改以往酒桶型的表壳轮廓,将卷轴窗隐藏在圆形的表盘之下,通过机关开启后,分别在12点和6点位置显示。“我们还采用了中国最受欢迎的玫瑰金表壳,减小了表盘尺寸。相信这款表能够让年产300块腕表的数量有所提升。”史蒂芬·霍兹曼说。  赚钱并非唯一目的  “筹办这次表展绝对赚不了钱,但赚钱并不是唯一目的。”王寂告诉记者,筹办过程中遭遇的巨大变故让他们重新思考举办表展的目的,他甚至思考,中国是否真的需要自己的表展。  “从刚性需求来说,中国也许并不需要自己的表展。但展览是一种媒介,有遴选糟粕的功能,因此首届CIWE表展的教育意义是更重要的。”王寂说。  据钟泳麟所说,表展运营十分艰难,“我不敢回答,其实我们的亏损达七位数字。”  尽管CIWE表展的参展商数量与涉及的品牌数量都可以和SIHH相提并论,但多数为年产量在千枚以内的独立制表商,他们或初次进入中国内地,或仅在中国香港设有专柜。而一些主流腕表品牌则往往来自于欧洲坊、冠亚名表城这样的代理商。表展现场,汽车展区、拍卖行展厅与某银行的大幅招牌都透露出此次表展中钟表参展商的底气不足。  王寂告诉记者,一年前筹备表展时,各大主流品牌都积极响应,钟表业的奢侈品巨头历峰集团、斯沃琪集团和路威酩轩集团旗下的诸多品牌都表示了很强的参展意愿,Cartier甚至订下了最大的展厅。但钟泳麟说,“因为不好写出来的原因”,这些品牌纷纷临阵反悔,让表展陷入尴尬。  面对僵局与低谷,欧洲坊钟表的行政总裁邱子杰曾对王寂说:“这件事情你们不做,谁来做?”这句话颇有点赋予历史使命的感觉,但支持他走到最后的,更多的是完成一件事情的决心与惯性。“就像是画圆画到一半,让我丢掉画笔不把它画完,我绝对不干。”想到今年10月份法国Belles Montres表展即将在上海举行,王寂更加相信,“法国人都能到中国办表展,我们在自己地头上办事没理由不成功。”  几经周折,表展组委会在这种类似理想主义力量的驱动下,更改了最初一线品牌汇聚的路线,转而关注难以在两大表展上发出声音的优秀独立制表品牌。表展的场地也从原计划的6000平方米缩水一半,为了吸引那些资金并不雄厚的独立品牌参展,原来上百万的展位费用也减至“可以忽略不计”。  根据组委会的统计,在为期4天的展览中,共有近2万人次参观者慕名而来。在王寂看来,虽然这次展览因为各方面的沟通问题仍然存在诸多不顺如人意的细节,但他觉得满意。  “我们都只是一群爱表的人,在这个表展游戏里我们都是第一次。我们很业余,可以把这场游戏打成这样,我已经觉得很精彩。”谈及未来计划,王寂认为,“丰富”将会是下一届表展带给参展者的强烈感受。 (內容由第一财经网 提供)  赚钱并非唯一目的  “筹办这次表展绝对赚不了钱,但赚钱并不是唯一目的。”王寂告诉记者,筹办过程中遭遇的巨大变故让他们重新思考举办表展的目的,他甚至思考,中国是否真的需要自己的表展。  “从刚性需求来说,中国也许并不需要自己的表展。但展览是一种媒介,有遴选糟粕的功能,因此首届CIWE表展的教育意义是更重要的。”王寂说。  据钟泳麟所说,表展运营十分艰难,“我不敢回答,其实我们的亏损达七位数字。”  尽管CIWE表展的参展商数量与涉及的品牌数量都可以和SIHH相提并论,但多数为年产量在千枚以内的独立制表商,他们或初次进入中国内地,或仅在中国香港设有专柜。而一些主流腕表品牌则往往来自于欧洲坊、冠亚名表城这样的代理商。表展现场,汽车展区、拍卖行展厅与某银行的大幅招牌都透露出此次表展中钟表参展商的底气不足。  王寂告诉记者,一年前筹备表展时,各大主流品牌都积极响应,钟表业的奢侈品巨头历峰集团、斯沃琪集团和路威酩轩集团旗下的诸多品牌都表示了很强的参展意愿,Cartier甚至订下了最大的展厅。但钟泳麟说,“因为不好写出来的原因”,这些品牌纷纷临阵反悔,让表展陷入尴尬。  面对僵局与低谷,欧洲坊钟表的行政总裁邱子杰曾对王寂说:“这件事情你们不做,谁来做?”这句话颇有点赋予历史使命的感觉,但支持他走到最后的,更多的是完成一件事情的决心与惯性。“就像是画圆画到一半,让我丢掉画笔不把它画完,我绝对不干。”想到今年10月份法国Belles Montres表展即将在上海举行,王寂更加相信,“法国人都能到中国办表展,我们在自己地头上办事没理由不成功。”  几经周折,表展组委会在这种类似理想主义力量的驱动下,更改了最初一线品牌汇聚的路线,转而关注难以在两大表展上发出声音的优秀独立制表品牌。表展的场地也从原计划的6000平方米缩水一半,为了吸引那些资金并不雄厚的独立品牌参展,原来上百万的展位费用也减至“可以忽略不计”。  根据组委会的统计,在为期4天的展览中,共有近2万人次参观者慕名而来。在王寂看来,虽然这次展览因为各方面的沟通问题仍然存在诸多不顺如人意的细节,但他觉得满意。  “我们都只是一群爱表的人,在这个表展游戏里我们都是第一次。我们很业余,可以把这场游戏打成这样,我已经觉得很精彩。”谈及未来计划,王寂认为,“丰富”将会是下一届表展带给参展者的强烈感受。 (內容由第一财经网 提供)

成立时间:2009年

发 源 地:瑞士

官网:http://www.laurentferrier.ch

品类:腕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
  • 合作伙伴
关注我们

京ICP证010512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1]字第651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京)字第1135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71
©2001-2013 Rayli.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